戴肇洋:中美贸易战真能助特朗普连任?

戴肇洋:中美贸易战真能助特朗普连任?
作者:戴肇洋 自5月10日零时起跟着美国正式对我国输美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进口关税,美中交易争端愈演愈烈。虽然,各国遍及以为此次烽火复燃原因乃是,我国于美中第11回合商洽前将150页协议草 作者:戴肇洋自5月10日零时起跟着美国正式对我国输美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进口关税,美中交易争端愈演愈烈。虽然,各国遍及以为此次烽火复燃原因乃是,我国于美中第11回合商洽前将150页协议草案内容需求“修法”处理的许诺径直删去,一起将其调整为“采纳行政规矩办理”;其间,剽窃知识产权、不合法获得商业秘要等两项,已要挟美国在全球科技上的主导位置,导致美方采纳上调关税手法,藉以迫使中方退让。但是,特朗普此次有备无患再掀烽火,除了与上述我国撕毁之前两边商洽开始到达许诺的态度反覆有关外,其真实意图是为了即将降临的大选选情,其间最要害的是,怎么完结“美国再次巨大”愿景,继续扮演全球主导位置。这些战略或许能够从其3个客观的作为发现端倪,包含:其一,以获得公正交易为理由,重新启动商洽保护美国利益。特朗普上台之后以为,现行部分多边协议违反美国利益,导致美国损失国际主导位置,除了退出TPP、巴黎气候变迁大纲条约等国际组织之外,重新启动与重要国家的交易商洽,要求归入对美国有利的条件。例如,上一年9月与韩国签署新版交易协议,上一年10月与加、墨两国完结交易协议(USMCA)替代之前北美自在交易协议,与我国、日本及欧盟则是正在打开交易协议商洽,不光使得美国不断在交易商洽中斩获效果,也找回了美国在全球区域经济整合上既有位置。其二,以减缩交易逆差为条件,直接冲击我国实体经济活动。跟着美中交易争端延烧,在迫使我国愈加开放市场的一起,让两国的景气出现反差,美国实体经济活动出现史无前例热络,2018年经济生长2.9﹪,本年首季到达3.2﹪,4月失业率更下降至3.6﹪,创下1970年以来最低失业率水准;相对我国实体经济活动,则是出现走缓现象,其资本市场更是因交易争端而转机动摇。亦即在我国经济下行危险提高低,无形之中重挫其兴起对美国主导全球位置之要挟。其三,以保证知识产权为藉口,避免我国高端科技弯道超车。面临近年我国高端科技工业快速兴起压力之下,特朗普了解美中工业竞合,是竞赛远多于合作关系,若能针对高端科技工业采纳严厉控制办法,将会形成我国外资跨国高端科技厂商难以开展,最终被逼有必要脱离我国前往美国出资,除了能够藉此防堵我国高端科技工业“弯道超车”之外,乃至导致其工业结构转型受到冲击,到达“一石两鸟”之效,保证高端科技领先位置。很显然地,面临202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降临,虽美国大都民众并不认同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但却又遍及满足特朗普的经济效果。对特朗普来说,与其急迫到达美中交易协议,不如进入延伸烽火累积民间威望,反而有利获得连任。特别与日本、欧盟的交易商洽没有完结,若能够缓冲交换更多时刻,则将有助于其提出对外交易商洽效果;此外,在“美国优先”理念下,藉此凝集美国内部对我国要挟气氛之一致,将我国议题形塑为竞选主轴之一,更是能够充分发挥“美国再次巨大”选战战略,从而成功获得总统连任。(作者为现代财经基金会参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