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务不能“一买了之”

公共服务不能“一买了之”
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就加速改变政府职能提出的一项变革行动。在建造服务型政府、重视改进民生的大布景下,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既习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也契合国际上政府变革的一般规则,是大势所趋。当时,一些当地政府连续出台方针来推动这项作业,对购买公共服务买什么怎样买开始构成一些有用做法,但关于购买之后怎样持续监管还缺少有用方法。尤其是一些当地呈现了抓住把钱花出去的心态,片面追求大规模推动,但对购买之后怎样让大众真实得到实惠,还缺少有用准则规划。这种现象不只会下降财务资金运用功率、危害服务目标利益,甚至会发生权钱交易等问题。因而,要使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到达预期意图,决不能一买了之,还要加强购买之后的监管。在有关法令和方针中,关于公共服务购买之后应该怎么监管有一些原则性规则,但让理念从纸面落到地上需求有用转化,实践中的监管作业依然滞后,存在不少薄弱环节。究其原因,一是监管职权涣散,财务、督查、审计、民政、工商管理以及职业主管部门等都有监管职责,齐抓共管的结果是看起来谁都有职责、做起来谁都没有职责。二是在政府部门缺少满足人手和必要精力进行监管的情况下,其他监管主体没有充沛发挥效果,第三方组织的监督点评缺位,公共服务目标的感触和点评没有被归入点评系统。当时,处理公共服务购买之后的监管问题,首要应抓好以下两方面作业。正确处理政府与商场在公共服务监管中的联系。抱负状态下,商场主体和社会组织等作为公共服务的供给者,应对本身供给的公共产品承当生产者职责。换句话说,公共服务质量首要依靠工作有用的商场机制和服务供给者自律。但是,现阶段商场机制以及商场主体、社会组织自律机制还不行健全,并且商场机制在处理经济外部性问题上有局限性。因而,来自政府方面的监管就非常重要。政府监管的要点应放在两件大事上:一是拟定监管准则并监督其施行,尤其是确认监管的职责主体;二是确保财务资金合法合规运用。这两方面的监管都应以揭露通明为要点。比方,促进供给公共服务的商场主体、社会组织揭露其服务内容、服务质量以及资金运用情况等信息。当然,政府监管本质上是要处理商场失灵问题,是对商场机制的弥补而非代替。假如弄不清政府的角色定位,就不利于政府职能改变。依据所购买公共服务的特性,加强第三方组织和服务目标在公共服务监管中的效果。现代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现已使任何监管主体都无法独自应对广泛存在的危险,政府监管部门也不破例。就公共服务监管而言,政府部门存在监管力气和监管才能缺乏的问题,并且简单呈现规制经济学意义上的监管抓获现象。因而,有必要发挥各类社会主体在公共服务监管中的效果。从实际情况看,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具有不同特色,有的是直接面向大众的公共服务如居家养老等,有的是专业性比较强的公共服务如环境监测、法令援助等。针对不同类型的公共服务,监管主体和监管方法应当有所不同。比方,关于直接面向大众的公共服务,需求加大大众和媒体监督力度,将大众满意度作为衡量服务绩效的重要规范;对专业性比较强的公共服务,能够充沛凭借第三方组织的力气,树立专业点评系统,强化监管的有用性。(作者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